首页>居家小妙招>正文

电梯亲热,女人一生必须尝试一次!

居家小妙招2017年04月26日

纸醉金迷的日本,处处歌舞升平、熙熙攘攘。

女性会所一楼大厅角落,喝得醉醺醺的洛瑶瑶扫了眼陪伴在自己身旁的两个大帅哥,不满的向好友抱怨着:“小,小曼,你还说这里的男人是……是最帅的,好,好叫人失望喔。”

“喂,小曼,我们可是念在你妈妈是我们的老顾客才抽身陪她的,现在她却抱我们不够帅,什么意思啊?!”被这样侮辱,两个陪酒的男侍哪里能忍?

宫小曼无奈的撇了撇嘴:“对不起啦,她喝多了才会这样的。抱歉、抱歉。”

见好友和两个男侍在说悄悄话,瑶瑶一双迷离的眸子四处乱转:“呃……”最终定格在会所的入口处……

只见,一身着西装的男人正缓步走入,他的出现顿时吸引了店内所有女客人的瞩目。

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点缀着魅惑的光泽,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魅勾人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就连紧跟在他身后那几个外貌不俗的手下在他的强大气场下都显得是那样暗淡无光,不!应该说会所里所有男侍与他的外貌及气场相比都变得暗淡了下来。

就是他了!瑶瑶突然站起身,起手指向不远处的男人:“你给我站住!”

随着她的惊呼,现场仿佛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起来,陪同她的两个男侍这一瞧……

“不……不会吧?小曼,你朋友疯了吗?竟然敢……敢招惹那个男人?!”

“很正常啊,他那么帅,我也想去招惹、招惹呢。”还不明所以的宫小曼痴迷的欣赏着不远处帅气的男人。

“哎呀,小曼你不知道,他是……”

“妹妹,在叫我么?”男人低沉的开了口,逐渐看向洛瑶瑶的双眸释放着一抹冷魅的光泽。

“对。”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他面前,赞赏地点了点头:“嗯,不错,你、你的长相还算有个男侍的样子。来、来,我要你陪我。”小手一把拽着男人脖间的领带,强硬地拉扯着他向着自己的座位走去。

男人的几个手下见此,眉头几乎要竖起来了。可那男人却悄悄伸手示意不许他们轻举妄动,那几个手下这才放松了下来……

随着男人一入座,另外两个男侍赶忙站起身,双腿不停的发着抖。

“咳。”男人轻咳一声,摆了摆手。两个男侍像是收到了命令,悄无声息地押走了正在犯花痴的宫小曼。

沉溺于酒精中的洛瑶瑶不知朋友已经不在了,拿起桌上的酒杯:“给,帅哥,陪……陪我喝酒……”

男人邪笑,瞄了一眼她递过来的杯子,悠然自得地翘起了二郎腿。这幅景象就好似她是陪酒的女侍者,他是客人一般滑稽。

“喂,帅哥,现在客人叫你喝酒,你为什么不喝酒?快点!喝!”

“哼?”听着她的命令声,男人双眸一闪,一把捏住了她的下颚:“妹妹,未成年就来这里疯,小心,玩火自焚呢!”

此刻,洋溢在男人脸上那阴森霸道的神情令在场的人有种莫名窒息感,可已深陷迷醉的瑶瑶哪里注意到这些细节?

“喂,你弄疼我了!实……实话告诉你,我今天就是来疯的,要你管?!”

“呵,有意思……”松开手,男人站起了身,缓步走到一个手下旁,低语道:“带她来我房间。”深邃的眸闪过一抹幽暗,他快步消失在了一楼大厅内……

“喂,你去哪里?我可是给了钱的,你不许走!”瑶瑶刚要上前追赶,却被两个手下左右押住,直接将她拖上了二楼。

这间女性会所的二楼很清幽,是专供客人与男侍办事的地方。

“放开我,你们要带我去哪?!”瑶瑶的吼声一遍遍回荡在二楼。那两个押解她的人全然不理会,一把将她丢入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相继对视一眼,无奈摇了摇头:“这女孩算是完了……”

房间内,瑶瑶环顾着这华丽的卧房套间:“这里是?”闪烁目光定格在不远处的酒架上:“哈,有酒。”一个箭步冲上前,随手拿起一瓶已经开启的红酒,大口、大口的对嘴喝了起来……

“好喝么?”

“好喝耶。”呃?这屋里有人?下意识的向套房的里屋看去……只见,落地窗前正站着一位手持红酒杯的男子。

他是?瑶瑶上前一瞧……

“原来是你呀。哼,你刚刚怎么跑了?都怪你,我被俩个坏蛋带来这了,他们抓得我都疼死了。”

“咦,你好高哦,有1米9吗?你平时有打篮球的习惯么?哈,你的肌肉好结实啊。”她先是跟男人比着身高,随后又猛戳男人的肌肉。

“呵。”面对这,男人只是轻冷的笑了笑,趁机夺过她手中的酒瓶。

“喂,你干什么?干什么抢我东西。还给我!还给我!”只有1米5出头的瑶瑶就算蹦起来也够不到男人举起的手,这幅画面看起来,可爱极了。

“脱。”

脱?是她听错了么?“你……你说什么啊?”

“小东西,你刚不是说今天就是出来疯的么?我陪你疯,并且……不收你钱。”男人邪凛的一笑,将手中的红酒放在床头,回身坐在床上的一刹那,他脸上的表情霎时变得无比阴森:“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

咦?

男人这霸道的命令言语令瑶瑶的酒劲被吓醒了一大半,这……这男侍怎么……怎么这么主动?

正在疑惑时,男人又是一笑:“呵,看来需要我帮你呢。”他像是拎小鸡一般的,将她霸道地扔上了……

“喂,我……”刚要爬起来,却被男人按住了后颈,动弹不得。完全一副待宰羔羊的模样:“等……等等,我……我来这里就是玩……玩来的,不需要额外服务了。”

“嗯?”男人性感的唇角扯起一抹邪笑:“哦?原来你不需要额外服务了?”

“是……是!不需要。”

“可……我需要额外服务呢!”话罢,男人的双眸一暗,伸出另一只闲着的手,用力一扯……

‘撕拉’一声,瑶瑶只觉得后背一阵凉意,一丝恶念更是侵袭着她的脑海。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放了我!我只是个小女孩而已,你快放了我。”

“哦?小女孩?你刚才可的表现可不像小女孩哦。”

听着男人嘲讽的声音,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自找的,可……

“大……大哥哥,我其实是为了报复我男朋友才会来这里的,我看到他跟别的女生在做那种事,所以一生气就……就来了这里。求求你放过我吧。”

“呀……原来是这样呢。”

明显感觉到男人按住后颈的手有些收力,瑶瑶顿时觉得来了希望,看来这个男侍并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坏蛋。

“对了……”男人的双眸一暗,嘴角霎时勾起一抹邪肆的笑:“你看到,你男友跟别的女人在做哪种事呀?”

呃……他真的猜不到么?“他们在……在、在……”还是有些说不出口,瑶瑶白皙的小脸渐渐染上了一抹红霞。

就在这时……

“唔。”

男人修长的手指正顺着她的脖颈向下……

“他们是不是在做……我们即将要做的事情呢?”

即将……要?做的事?大脑一片混沌,这个男侍到底在说什么?他没有要放过自己的意思么?

“唔……”后背麻麻的,恐惧的氛围令她心脏‘砰、砰’直跳。“大,大哥哥,你为什么还不放开我,而且还、还……”明显感觉到他的手指已经快要划到害羞的地方,她小手死死抓住被单,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你这个坏心的小东西,我是在帮你一起报复你男友呢,你该感谢我,不是么?”

“一起报复……我男友?”

“对,他怎样对你,我们就该怎样还给他。”男人深邃的眸子一闪,缓缓放开了按住她后颈的大手,身子朝她压去……

炽热的气息吹在她的耳根,有些麻痒,逼得她更是紧张万分:“不!不!谢谢你的好意,大哥哥,我……我不想那样报复他。”

“哼?”她一口一个腻死人的大哥哥叫着他,他的火早就已经被挑起来了,要不是看这小东西好玩,他哪里会忍耐那么久?“小东西,大哥哥小妹妹的游戏我已经玩腻了。”男人的脸庞一沉。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

“啊……”一堆冰冷的东西一股脑降落在她的背脊上。

再看看男人手中空置的红酒杯,以及慢慢滴落的红酒,男人似乎对自己的杰作很是满意:“嗯哼,不知道这红酒,这么品尝起来会是什么味道呢?”双眸一暗,他一把将手中的酒杯扔了出去。

‘啪啦’随着酒杯落地,男人低下头,肆无忌惮地品起了红酒!

“不要……唔。”不断晃动着,她的小脸因恐惧变得有些扭曲。

“小东西,你抖得好厉害,似乎在说……快点继续呢。”

“不,没有!不是这样的。”

“哦?那你要怎么向我证明呢?”男人品到后背的结扣处,一抹邪笑挑至嘴角。

‘啪嗒’衣扣像是被施了魔咒似的,自己打开了。

“不!”心头一紧,瑶瑶下意识地挣扎,却在无意中的摩到了男人……

“唔,小家伙,我现在真怀疑你是不是在跟我装纯情,一会儿,要是我发现你不是处,我就叫我的手下把你玩死!”没有女人可以在他面前耍心机,如果真有这么大胆的女人,最终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瑶瑶已经顾不得男人那恐怖的言语,她只想快点逃脱这个可怕男侍的魔爪。

一个不留意,瑶瑶就被男人猛地调转:“呜……”小手下意识的护住自己,泪水肆意,夺眶而出。

“该死,还真是让我满意的反应呢。”男人见她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不止没有同情,反而变得愈发高兴起来。

大手强行打开了她的手。

眼见着就要暴露,她唯诺地哀求着:“大……大哥哥,我……我‘什么都没有’,不好玩的,你去服务别人吧,好吗?”

这话说者无心,可传入男人的耳朵里却像是欲拒还迎的邀请一般。面对一个又一个主动贴上来的曼妙女郎,他早就玩腻了,这般新鲜的口味,还真是想马上试一试呢!“我这个当男侍的,就是专门服务你们这些什么‘都没有’的人呢。”话罢,他一把挑起那最后一丝遮掩……

“呜……”瑶瑶绝望地闭起上双眸。

修长的手指慢慢游走。瑶瑶抖动得越发强烈。

“不……”当男人的手逐渐逼近……

瑶瑶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唇角不时发出卑微的呢声。

“呵。”见她如此紧张,坏心男人勾唇一笑,故意绕开。

‘呼……’瑶瑶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可瞬间,一丝凉气传来,她只觉得麻麻的,从未有过的感觉。

睁开眼睛向下一瞧,这男人竟……

“不……唔,不要亲!”努力推阻着男人的脑袋,她小脸附上了一抹好看的红霞。

“哼?你果然是个虚伪的小东西呢……”男人微抬起头,邪凛的扫过她,一抹坏笑飘至嘴角,指尖故意使坏……

“唔……”她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只觉得好羞耻、好丢脸。

“哎呀、哎呀,小东西,这么快就进入状态了可怎么行,一会儿你岂不是会嗨翻?”男人好心提醒完,又一次垂下头,轻吻着。

“求求你,不要继续了!”话音终止,她明显感觉到男人停了下来。

这个男侍终于肯放过自己了么?试探性地看向男人。

此刻,他那深邃的眸子凝视着她左肩一条很深的刀疤处,表情也与刚刚有所不同,仿佛像是一只狼,一只即将要咬死人的狼一般可怕……

他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肩膀上的刀疤?

“你!”

“御老大。”就在男人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手下突然推门而入中断了对话。

“御……老大?”听到这个称呼,一道晴天霹雳击中瑶瑶。

她惊恐的望着眼前的霸道男人……

他、他、他是?御……傲天?!

御傲天,日本第一地下势力御龙社的当家,名震整个日本,政、商两届无人敢惹,他跺一跺脚只怕整个日本都会地震。

他的狠辣与霸道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到的。但凡有人敢得罪他,最终的下场不是死亡,而是一点点、一点点被他折磨致死。至于女人,对于他来说就如同玩具一般,玩过一次马上丢掉;尽管如此,还是有大批的女人如同飞蛾扑火。

现在,洛瑶瑶也算是前来敬献的么?呵……呵呵……她怎么会愚蠢到错把这个黑道帝王认成男侍呢?这不是自掘坟墓么?

御傲天回头望了眼进来的手下,双眸一暗,一个箭步冲到手下面前,上去就是一计狠辣的耳光……

“御老……”

不等那手下回过神,御傲天接连又是一脚……

天呐……

御,御傲天对待自己的手下好……好残忍,瑶瑶被这场面吓得全身不住地颤抖着。

只见,手下被踹出几米远,身体重重的撞击在了墙壁上,嘴角缓缓流下一丝刺目的血迹,可眼神中却含着疑惑……

他不明白御老大为什么要发火?就因为他打断了御老大的好事么?但,明明以前御老大是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发火的。“御,御老大饶命,饶命啊!”手下发出了恐惧的哀求声。

御傲天沉默不语,揪住那手下的头发,便将他拖出了房间。

在关上门的那一刻,他冷凝的眸子投向了床上已经呆住的瑶瑶,阴骜的眼神中霎时被一抹说不清的光泽所覆盖……

天明、日本第一学府……

“看,快看,那不是那个中国来的留学生么,怎么那么灰头土脸的,真给他们中国人丢脸哟。”

“是啊。”

步入校园的洛瑶瑶听着周围的讽刺声,不禁难堪地垂下头,虽然知道现在自己这幅模样真的很丢人,可总比死掉的强啊。

原本在女性会所的她,等御傲天走后便跳窗而逃。谁知,裹在身上的被子却挂在了二楼阳台。

还以为完蛋了,幸好路过一个好心人给了她一件外衣,才让她不至于赤着回学校。

只可惜那个好心人走得太快,她连人家的样貌都没看清,也没来得及说上一声谢谢。算了,有缘的话,以后会见面的吧,到那时候再好好道谢吧。

加紧脚步,向着女生宿舍走去。

“瑶瑶!”等待在女生宿舍门口的宫小曼一见她回来,飞快地跑了过来:“都是我不好,非拉着你去会所发泄,才会……”

“小曼,别内疚,我没事的。”截断了宫小曼的话,她勉强挤出一抹甜美的笑容。

“你真的没事么?可把你带走的那个人是……”

“瑶酱!”不等宫小曼把话说完,一个日本女性的声音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瑶瑶下意识地回过头……

只见,不远处一对男女挽着手嬉笑着向她走来。瞬间,瑶瑶的表情一冷,眸中更是充满了浓浓的恨意……

“哇,辰逸,你们刚分手一天吧,你前女友竟然就穿着男装回学校咯,真够大胆的呢。”漂亮的日本女孩嬉笑着,扫了眼瑶瑶,目光下意识地看向了身旁的风辰逸。

他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彰显着他的高贵与优雅。特别是左耳闪着炫目光亮的钻石耳钉,给他的帅气中又加入了一丝不羁……

“嗯?”风辰逸双眸一闪,上前一步走到瑶瑶面前,坏坏笑道:“亲爱的瑶瑶,你该不会是为了报复我,去找陌生男人寻开心了吧?”

呃……她可以说风辰逸猜对了么?不过,到不了那么严重的地步,差点‘被开心’倒是真的。

“风辰逸!你这个……”一旁的宫小曼刚要破口大骂,却被瑶瑶拉住。

她眯起眼睛,甜甜的笑道:“呵呵,辰逸你猜对了。我就是跟陌生男人……寻开心去了。”笑容消失:“怎么?你嫉妒?你吃醋?!反正,我跟谁做,就是不跟你风辰逸做!”

听着瑶瑶讽刺的话语,那日本女孩都听傻了,敢跟风辰逸这么说话的人,只怕全世界也找不出几个吧?

“瑶瑶,你这么说,我可以认为,我在你心里是特别的么?”谁知,风辰逸不止没有发火,反而坏坏地地笑了起来:“如果你能接受我拥有别的女人的话,我可以让你再度投入我的怀抱哦。”

该死的贱男人!简直不要脸!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明明昨天跟他一起的还不是这个日本女孩呢,才一天而已,又换了新的。当初自己怎么会听信了这个花花公子的花言巧语呢?

“风辰逸,你是脑子坏掉了么?我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你还不懂?如果你不能理解,那我跟你说得再明白点,我洛瑶瑶这辈子跟谁交往,都不会再跟你风辰逸交往了,懂么?”拉住了宫小曼的手,瑶瑶转身便向女生宿舍楼走去。

“哇,瑶瑶,你太帅气了。估计敢跟中国第一财团公子这么说话的只有你了,要是被媒体拍到,你一定上头条吧!”

呵,帅气?的确啊……总算为自己争回了一点点可怜的面子。

本以为,两个人只要相爱,不用去管什么身份、地位,能平淡在一起就好,可谁知……连那份卑微的爱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

此刻,她不知道花心的风辰逸伤不伤心,但最起码,她的心却在痛着……

“哼,这个洛瑶瑶简直不知死活。辰逸,你甩了她是最正确的选择了。”日本女孩不屑的说完,好奇地看着风辰逸递过来的一张支票,再看看他帅气的脸,阴沉得令人窒息。“辰逸,你为什么给我……支票?”

“分手费,不懂么?”

“分手……费?可我们才刚刚交往啊。”

“呵,娜美,你似乎搞错了‘分手费’的含义。这只是结束我们之间玩伴的关系罢了!”话罢,风辰逸冷凝地笑了笑,直接潇洒地将支票甩到了女孩脸上。

“辰逸,你只是把我当……”

“辰逸。”这时,一个长相甜美的少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风辰逸上前一把搂住这少女的腰:“哈尼,你来啦。”

“辰逸,我已经开好房间了,我们走吧。”

“你可真是主动呢,不过我喜欢。”转身,风辰逸搂着少女大摇大摆的离开。

娜美愣在原地,看呆了。

这时,甜美少女突然回过头,冲她做了个鬼脸:“笨蛋,以为和辰逸上过一次床就是他的女朋友了么?你什么时候见辰逸对外承认过自己有女朋友?”回过身的那一刻,少女的笑容消失:“除了,洛瑶瑶……”

中国。

“御先生,恭喜您成功收购博森集团,请问,您对于博森未来的发展有什么计划吗?”

“御先生,博森是中国十强企业,您有信心在十年内将它发展成与风氏企业并驾齐驱的中国首席财团么?”

“十年?”面对记者的提问,御傲天邪冷的眸子闪过一抹傲气:“2年就够了!”话落,他那优雅的笑容,霸道而自信的气场令在场的女记者们不禁着了迷。

御傲天的手下趁此时机将记者们围栏,御傲天脱身。

“御老大,请上车。”手下拉开车门的瞬间,窥见御傲天脸上那抹阴森的神情顿时察觉自己说错了话:“御,御总请上车。”

“呵。”满意的一笑,他跨步上了一辆高级房车。

“傲天哥,恭喜你哟,现在已经是中国首屈一指的商人了。”车内,一妩媚女人娇嗔说着。

“美奈子,这就是你恭喜我的方式么?”扯了扯脖间的领结,他邪笑着坐在了女人身旁。

“哎呀,傲天哥,你好坏啊。离殇哥跟龙琪哥还在车里面呢。”女人说着,害羞地瞟了眼座位对面的两个男人。

御傲天眉头一紧,一把揪住了女人的长发:“要是不愿意的话,给我滚下车!”他可真不是个有耐性哄女人的男人。

“傲,傲天哥,对不起。我……我错了。”女人强忍着疼痛,麻利地低下了头……

“唔。”他不禁发出一声满足的声音。

“傲天,你不至于要当着我跟离殇的面解决问题吧?”这时,对面的龙琪坏笑着开了口。

御傲天眉头一紧,这都怪谁?他差点就把那只小羔羊吃了,却传来博森董事长同意签约的消息,只能连夜赶来中国签约,憋了一夜的‘火’当然得马上发泄。“龙琪,不想死的话给老子闭上你的嘴。”

“切。”见他发了火,龙琪马上老实了。

‘铃……铃……’半晌,电话突然响起,寒离殇接起后便交给了已经完事儿正在整理衣服的御傲天。

听着电话那边的报告,他满足的表情渐渐被愤怒取缔:“你们这些废物连一个小女孩都看不住!干什么吃的?!”一把将电话扔出,他握起拳头重重锤在了车窗上。

车内的人见此不禁大惊失色。

“喔,什么事呀,傲天哥这么生气,说给美奈子听听好么?”女人娇滴滴地依靠在他怀中。

谁知,却被御傲天一把推开,挥手就是一计耳光:“不要以为和我有过一次,就可以自诩是我的女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真正成为我御傲天的女人!”

“傲天哥……”女人眼中满是无辜。

这时,龙琪不耐烦地皱起眉头:“女人,你好烦。”拉开急速行驶的车门,还不等女人求饶,他揪着女人的长发便将她无情踹下了车子。

“傲天,很重要的女孩么?”车内终于安静了下来,寒离殇冷冷地问着。

俊美异常的脸缓缓看向了车窗外,他深邃的眸内覆上一层灰暗的光泽。半晌,他轻声呢喃道:“非常……重要……”

两年后,博森集团……

…………………….

后续内容更精彩!继续阅读全本原文内容,请点击下面“阅读原文”字样。↓↓↓↓